“八叛逆”已逝,半导体产业的未来由谁书写?

发布日期:2023-09-30 08:32    点击次数:114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每经热评|“八叛逆”已逝,半导体产业的未来由谁书写?

  每经特约评论员 盘和林

  3月24日,戈登·摩尔去世,就是那个提出摩尔定律的男人。“八叛逆”的故事迎来大结局,“八叛逆”和仙童半导体是全球芯片产业的起点,是芯片历史的必修课。对于中国人,重要的也许不是一位94岁老人的去世,而是探求中国芯片的“叛逆们”在哪里?

  第一代故事落幕

  1947年12月16日,威廉·肖克利、约翰·巴丁和沃特·布拉顿在贝尔实验室成功制造出世界上第一个晶体管。为此,三人在1956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1955年,肖克利在回家期间看到晶体管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创业想法萌动,于是离开贝尔实验室,成立了属于自己的肖克利实验室,并招揽了芯片领域顶尖的八位才俊。可肖克利性格执拗,与他们在芯片发展理念上产生了冲突,比如肖克利想要将晶体管用在电话上,但“八才俊”中的诺伊斯认为要用晶体管造集成电路。由于肖克利实验室一直无法拿出成果,最终以诺伊斯为首的八位才俊集体跳槽到仙童半导体,肖克利大骂他们是“叛逆”,于是“八叛逆”因此得名。仙童半导体的早期投资人是一家摄影器材店,由于摄影器材生意好,老板头脑一热给了启动资金3600美元。

  后来,仙童半导体获得了成功,但开摄影器材店的老板生意不好,挪走了仙童半导体的利润。这让仙童半导体的年轻人很不爽。先是赫尔尼、罗伯茨和克莱尔出走成立了阿内尔科公司,继而格拉斯出走创办西格奈蒂克斯半导体公司,斯波克出走国民半导体当CEO。仙童半导体的销售主任桑德斯出走后创立了AMD。

  最后是诺伊斯和摩尔,他们从仙童带走了一个管理天才——格鲁夫,创立了英特尔。乔布斯说:仙童半导体是成熟的蒲公英,一吹就散。言下之意,仙童将半导体的种子撒了出去。一众企业中,英特尔起点最高,诺伊斯是集成电路之父,是集成电路发明者,摩尔在1965年提出了“摩尔定律”,认为18个月集成电路上的晶体管数量就会翻一番,如今60年过去了,摩尔定律依然在延续生命,虽然已经越来越接近极限。而他们从仙童带出来的格鲁夫,也是个管理天才,1980年代,英特尔在内存芯片上干不过日本厂商,格鲁夫领导英特尔主动求变,转向微处理器。

  戈登·摩尔是“八叛逆”中最后一个去世的,这也意味着半导体芯片的第一代故事已经落幕,未来半导体产业的故事由谁来书写,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未来又在哪里?

  中国创新怎么办?

  “八叛逆”、仙童半导体,是芯片产业的起点,但也是美式科技创新方式的现实演绎。美国制造业早已空心化,其主要利用科技和金融两项特长来维持全球霸权。金融自不必说,而科技这里有一些规律可以总结:

  其一,美式创新是市场激励下的创新体系。肖克利、“八叛逆”、仙童群星等,他们跳出舒适圈、创造新未来的动机都是基于“自身利益”。赚钱,不寒碜。利益才是美式创新的核心驱动力。既然基于利益,就不得不说三件事:一是人才流动上自由度更高,人才可以去留自主;二是知识产权保护,英特尔和德州仪器,爱迪生和特斯拉,他们都围绕专利产生过竞争;三是资本,风投是科技产业重要的催化剂,哪怕当年摄影器材老板只有3600美元的种子基金。

  其二,产业裂变。肖克利要用晶体管改进电话机,因为贝尔实验室背后是AT&T,仙童半导体成功是因为IBM的订单,英特尔的中兴,是绕过了内存芯片上和日本的低价竞争,进军微处理器,再到台积电,是因为英特尔当年觉得代工技术含量太低。产业链中低端环节不断从大企业分裂出来,由小企业承接,而小企业利用自身创新特长,在细分领域做出了技术壁垒。

  其三,将资源给市场和企业。微软和英特尔的崛起,受到两件事影响,一件事是反垄断,因惧怕反垄断,IBM被迫对外采购操作系统,这就给微软创造了机会,因为IBM本来可以自己做系统和芯片。所以美国产业裂变既有市场因素,也有政府因素,强迫企业分业务,而不是上下游通吃。另一件事是《拜杜法案》,简单说就是让政府把“死专利”卖给企业。美国很多技术的起点是国家搞的基础科研,比如高通3G时代CDMA的跳频技术就是美国国防部的声呐技术,互联网最初就是美国防部阿帕网,光刻机极紫光可追溯到美国星球大战计划时期的激光武器研发。到后来,不仅是专利,诸如NASA的发射场也是可以卖给马斯克发火箭。诸如SpaceX私人公司是可以承接NASA的太空运输任务的。所有的这些政策都是为了将资源交给市场去配置,因为企业更了解需求,在应用上更积极。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笔者不认为美国的创新体系是完美的,但美国当下的科技领先的确出于这套体系,ChatGPT将成为新一代革命性应用,这又是一个类似的故事。OpenAI成立的时候是一家非盈利企业,虽然GPT很出色,但缺乏资本投入,也并不被看好,bert是完形填空,GPT是单词接龙,这就是对其唯一印象了。但后来微软进来了,企业利益和个人绑定,创新效率大幅度提高。而在此之前,微软是有自己的AI产品的,比如小冰和Cortana,但很显然,初创企业在创新上能力更强。

  中国创新怎么办?笔者认为,要多信任科技初创企业,大企业不要做全包,可以将创新的任务分出去,由小型企业来主导突破。

  (作者系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

炒股开户享福利,送投顾服务60天体验权,一对一指导服务!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松琳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河北河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